怎么使用物联网卡薅羊毛?

由于手机实名制进一步收紧,羊毛党们转向利用物联网卡来继续“薅羊毛”事业。据不完全统计,来自黑产的收益可以达到投入成本的2.5万倍。

一个羊毛党对我讲“最难搞的基本就是手机号码,由于前段时间诈骗案频发,手机实名制政策收紧,我们行业的寒冬就毫无征兆的来了。不过,之后我们圈子又找到新的替代品,那玩意叫什么物联网卡,不要月租,正适合薅羊毛。”

怎么使用物联网卡薅羊毛?

物联网卡”是物联网的核心

物联网卡可以理解为一种定制的手机SIM卡,可以实现无线联网、收发短信等功能,拥有专属的号段和网元设备。物联网卡最火的就是共享的车(每辆单车配备了“北斗+GPS”多模卫星导航芯片和移动物联网芯片,能够实时监控单车位置和状态);其它还被应用于自动售货机、高速公路ETC系统、智慧垃圾分类、智能家庭、车载联网等需要无线联网的硬件设备。

可以预见的,随着5G的到来,物联网行业面临的功耗高、带宽速度慢和成本高等阻碍也将有效解决,届时,物联网卡将随5G和物联网行业迎来爆发。

物联网卡本应是积极推动我们这个世界发展的革新者,但是由于贪婪的人性和物联网卡bug类的特性,物联网卡却被滥用成为网赚黑产的“原油”。

据最新调查显示,目前国内从事网赚“黑产”的羊毛党超过40万人,若计入与“薅羊毛”产业相关的外围人员,从业者将超过160万人。

如开头所说,随着近两年手机实名制政策的收紧,以往市面上的“黑卡”几乎已经绝迹。根据工信部最新数据显示,我国手机号已实现近乎100%的实名登记。

现如今大部分网络营销的手段都是通过给新用户补贴以获取用户,而羊毛党正是通过海量的手机SIM卡进行批量操作,获得本属于“新用户”的补贴。手机实名制对羊毛党的影响不容小觑,因其收紧后,羊毛党们就没有办法搞到海量的手机号。

“资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,它就会铤而走险,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,它就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,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,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,甚至冒着被绞死的危险” 这是马克思在《资本论》中写下的一段话,这段话将人类的欲望残酷的剥开,放到烈日下肆无忌惮的煎灼。

虽然“黑号”已经名存实亡,但是受欲望驱使羊毛党们却发现了另外一个替代品——物联网卡。

据一位做信息安全业务的人士透露,“自从手机实名制政策收紧后,目前羊毛党用的手机卡,大概有80%是物联网卡。”

物联网卡所面向的是企业客户,羊毛党是怎么搞到这么多物联网卡的?

据内部人士透露,物联网卡的获取门槛非常低,只要有渠道就能轻而易举的获取。

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运营商推销物联网卡的业务员有巨量的公司KPI考核,光是发展摩拜单车这种企业级的客户肯定完不成任务。

“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。封杀之前的黑号也好,因为之前的黑号都是有月租的,虽然每月只要几块钱,但是有大量的卡之后,每个月月租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,物联网卡是没有月租的,我只用它收短信,所以在资费上,物联网卡更占优势”小刚得意地说。

一方有求,一方有需,物联网卡就这样流入了市场。

最常见的购买方式则为:“卡板20元包邮,0月租,每月套餐随意订购、随意叠加不限次数,不订购不扣费。例电信30元40G,移动39元50G”,仅支持物联卡与业务平台进行短信通信,不支持物联卡之间及物联卡与手机卡之间的点对点短信通信。购买物联卡

羊毛党最初的时候成为某些企业的“救世主”,通过这些羊毛党的刷单、活跃量等数据为初创企业制造了粉饰太平的假象,以此骗过投资者,撑起了虚高的估值。然后目前羊毛党则被归属于“过街老鼠”这一阵营,不光消费者得不到好处,企业也是白白浪费了钱财。

要将这物联网卡扶上正道不能只靠企业的堵截,作为发卡方的运营商以及相关部门的监管才是治本的关键。

当然,你可以说,运营商只是“卖菜刀”的,用户“买了菜刀”去杀人并不能谴责运营商。但是运营商“卖刀”的时候不过滤消费者,下从牙牙学语的儿童,上至风烛残年的老人一律售卖,就是运营商的问题了。

另一方面,虽然工信部还没有对物联网卡有明文的监管,但是同前文所说,电商巨头淘宝早已开始动手规范物联网卡销售策略——禁售。

可以预见的,随着5G的到来,物联网设备与物联网产业必将迎来新的发展阶段。届时,作为物联网的核心,物联网卡也肯定成为监管的重点对象。

物联网卡就像一把双刃剑,用好了可以革新产业,用不好就能成为行业的吸血鬼。

 

 

参与评论

  • 闪光网名游客

    下从牙牙学语的儿童,上至风烛残年的老人一律售卖,就是运营商的问题了。
    歧视老弱病残吧?说了半天危害在哪?
    我怎么看都是便宜!

    2年前 (2019-04-01)
    1楼
    回复
  • 后世今生站长

    国人从骨子了就喜欢占便宜!哪里能有个免费送东西之类的人能排到他二爷家

    2年前 (2019-04-09)
    回复